小宇宙百科

废墟里的守望者——王澍:一个“业余”建筑师的光荣与使命

“建筑界的诺贝尔奖”普利兹克奖(2012年)第一位中国获奖者,被誉为贝聿铭之后最伟大的华人建筑师。

来自2012/03/05/-03/06/ 小宇宙百科12065-12066

北泽晋&刘野然/编

二月末,不见暖阳,杭州依旧还掩映在无止尽的细雨里。西湖边,小舟懒散敲打着沿岸,木纹“咚咚”作响。就在岸边不远处,中国美院大块头的黛色主楼肃穆端坐在一旁,迎面的南山路上,行人萧疏,偶尔掠过的瑟索背影似在抱怨这久不散去的江南寒冬。1998年,王澍和他的妻子陆文宇在这创办了他们个人的小型建筑事务所,名字很有意思,叫“业余建筑工作室”。只14年的功夫,2012年2月28日,“业余”的王澍登上了建筑师的圣殿,微胖的他架着眼镜,斜眼站在夏天的扶栏间,被定格在了普利兹奖的网站上——和那些建筑界传奇们一起写进了历史。媒体的镁光灯铺天盖来——“建筑界的诺贝尔奖”、“第一位中国获奖者”、“贝聿铭之后最伟大的华人建筑师”。

王澍得奖实非偶然,这位49岁的中国美院教授,年轻时以“狂”得名,求学南京工学院八年(现东南大学),已初露锋芒。传其年轻时极其用心,在南京的酷暑里,一读康德的形而上学导论就是二十一天。硕士论文答辩时一句:“中国只有一个半现代建筑师,一个是我,半个是我导师”,更是成了界内广为流传的段子。他早年在南京上海辗转,最后在杭州待了二十三年。入过西学,最后又回到中国文化里。在他眼中,文化永远在建筑之前,“在我成为建筑师之前,我只是一个文人。建筑于我只是一份兼职。从某种程度上,人性比建筑更重要,手工之于技术亦然”。他总戏称自己是造房子的人,以此来否定他的建筑师身份,“业余”一词在他口中颇有一番“大巧若拙”的意味,“我造的是屋舍而非大厦,屋舍是业余的建筑——自然而然...屋舍更贴近我们简单而又琐碎的生活,而这比建筑更根本”。

杭州人对王澍的建筑不会陌生,凡是路过钱江三桥的人,都会对钱江时代的垂直院宅有深刻印象。在这座像是用一块块灰黑白三色积木搭建起来的高楼里,他用200个两层院落垂直叠起的6栋100米高的住宅。与一般公寓不同的是,这位建筑的理想主义者要把江南园林搬到每个高层公寓的院子里,让住20层楼的人也可拥有能种上5、6米高树的院子。

而中国美院象山校区更是王澍对于建筑乌托邦的最好诠释,“我们不是设计一个房子,而是要建造一个世界,只有植物、动物、河流、湖泊与人和谐共生才能称为一个美丽的世界。”。整个校区实际上是一个新城,内有不同尺度的院落、建筑、桥梁、堤坝、田畈、沟渠、山和鱼塘,行走在其中十分有趣。而象山校区建筑的屋顶和墙面,就是由王澍针对中国正在发生的大规模拆毁现象,从华东地区各地的拆房现场收集的700多万块不同年代的旧砖弃瓦构成的。他说“中国有那么深厚的文化,而现在到处在拆古老的建筑,当年那些有尊严的材料,如今像垃圾一样被丢弃,所以我们要用智慧的方式让它们复活。”

这种关怀尤其体现了宁波博物馆这一作品中。在这里,王澍想告诉人们。曾经,这是一片有30多个传统村落的地方,到设计时,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拆除了,变成了一片没有回忆的城市。他把能在这个地区收集到的各种旧建筑材料再次利用,他想建造一个有自我生命的小城市,能把这个城市的回忆重新唤醒。在这个意义上,王澍始终是城市的批判者,他与体制始终保持相当距离,面对中国政府急功近利的城市化建设,他以为国人对城市的理解受美国的影响太大。“

杭州30年前和巴黎是很像的,一个和巴黎很像的城市,现在怎么看有点像山寨版的美国城市,这是衰落的表现。一个又一个的大型楼盘的出现,就像是城市的肿瘤。”讽刺的是,王澍此番获奖却使人意外地发现,其在八、九十年代从业初期的设计,都已被拆除而不复存在。而就在几个月前,林梁故居被推倒又将在其遗址上盖假古董的新闻更是在媒体上闹的沸沸扬扬。或许,与王澍走到建筑界的顶端而带给国人快感相比,更为清醒意识到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荒诞和无序才是更重要的。“于我而言,任何未加以全盘观察且深邃思考过的建筑活动都是没有意义的”。这是王澍设计哲学中的最后一句话,或许也该是中国城市建设重新开始的起点。 北泽晋&刘野然/编·那些影响世界的声音

#请猛击小百科人人主页​或豆瓣小站或轻微博,欣赏王澍的建筑作品# 高清大图请点击相册链接 → http://page.renren.com/601006672/album/578666870

【小百科历史上曾数次介绍普利兹奖得主——相关词条】【09049-贝聿铭​】​​​【11227-安藤忠雄​​】


【恭喜】该词条入选2012年度十佳词条提名 【我要去投票】戳→

编者 北泽晋

想去巴黎却还在北京学哲学的小同学,梦想转型拍电影,搞艺术,写小说,做科学。

文章评论 (0)

  • 暂无评论。
留下您的评论

还没有登录?请先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