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宙百科

无关政治,种族与时空——共产之《音乐会》

《音乐会》于2009年由法俄联合拍摄上映,电影讲述指挥家安德烈,为了圆满三十年前音乐会被打断的遗憾,将乐团老成员们聚集起来,前往巴黎夏特莱音乐厅演出的寻梦历程。

来自2013/05/06/ 小宇宙百科13126

AD/编 雨璇/配图

《音乐会》于2009年由法俄联合拍摄上映,电影讲述指挥家安德烈,在担任波修瓦剧院首席指挥时,因拒绝遣散犹太乐手被迫离开剧院,最器重的小提琴家也因接受西方电台采访而被发配至西伯利亚、流放终生,死于寒冷和营养不良;当他重新回到乐团时,他不再是灯光下、舞台中镇定自若的指挥家,而是看台上、走道里地位卑微的清洁工。机缘巧合下,他得知乐团被邀请到巴黎的夏特莱音乐厅演出,作为柴可夫斯基作品的狂热爱好者,为了圆满三十年前音乐会被打断的遗憾,安德烈将沦为救护车司机、图书馆管理员和菜市场小贩的乐团老成员们聚集起来,假扮成波修瓦乐团成员前往巴黎演出,在人生迟暮之年,终于找到“最后的和弦,全然的音乐”,给演奏柴小协之梦画上圆满的句号。作为一部喜剧片,个中很多场景却在让人短暂的忍俊不禁后,陷入更漫长的沉默不语。声名鼎盛的指挥家在带领自己多年培养的乐团,驶向音乐全然的和谐光辉时,被克格勃经理粗暴打断,折断指挥棒,并被恶狠狠地定义为"人民公敌",结尾梦想成真的音乐会,双鬓隐约花白的指挥家带着许久未练习的乐团(其中多数人在苦难生活与自身才华间挣扎),忘我地挥动用胶带绑起的指挥棒,在全场赞美声中喜极而泣;前乐团经理是热烈的爱国者与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从过去为体制迫害犹太裔乐手,到现在为了党组织每周末的游行拉观众、撑场面而烦恼,直至随乐团前往巴黎意欲振兴法共、重返政坛,最后竟为了演出的顺利进行,放弃党会演讲,选择把真正的波修瓦乐团经理关在地下室防止砸场,并且说出作为无神论者不该相信的祈祷:“神哪,证明你存在,行个奇迹吧,帮助我们”。

导演借指挥家之口,在音乐会即将开始时道出的一席话也许能解释这一切:“一个乐团就是一个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乐器和天赋,表演时相聚在一起弹奏,希望能创造出具有魔力的声音,达成和谐,这才是真正的共产”。全然的音乐不在于你是否具有崇高的信仰,不在于你是否如犹太人长期受压迫、如吉普赛人居无定所,不在于你来自何方,就像影片中父母悲惨而亡的年轻小提琴手,代表的是漫步时空、流转不死的音乐精神。作为2010年凯撒奖最佳音乐的获奖影片,该片的配乐也可圈可点,时隐时现的柴小协章节,为了挽救局面大提琴手演绎的舒伯特奏鸣曲,第二小提琴手从即兴发挥的吉普赛小调转为难度陡升的帕格尼尼随想曲,女小提琴家独自聆听的马勒交响曲葬礼乐章,以及片尾约12分钟由原第一乐章和第三乐章缩减而成的柴小协,谱出这部压抑、求索以至激昂的乐章。AD/编·小镇上的天堂电影院

【相关词条】

俄国风的忧郁与热情——柴科夫斯基 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http://xyzpedia.org/2013/03/tchaikovsky-violin-concerto-in-d

编者 AD

In Other Words

文章评论 (0)

  • 暂无评论。
留下您的评论

还没有登录?请先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