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宙百科

威尼斯电影节:墨索里尼的“遗产”

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是每年8月至9月间于意大利威尼斯举办的国际电影节,与法国的戛纳国际电影节及德国的柏林国际电影节并称为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项是金狮奖。

来自2013/08/27-08/28/ 小宇宙百科13239-13240

蒋心为/编 雨璇/配图

1932年8月6日,当本尼托·墨索里尼在水城威尼斯创办威尼斯电影节的时候,他绝对没想到这个举动竟然成为了他死后所能流传下来的为数不多的“遗产”。威尼斯电影节比柏林电影节早十九年,比戛纳电影节早十四年,因而被称为“国际电影节之父”。

威尼斯电影节经历了草创初期的混乱和纳粹政治的影响,也经历了二战的洗礼,以一种全新的面貌浴火重生。少了法西斯意识形态的羁绊,也令威尼斯的评委们更加直接地将评选标准聚焦在了艺术层面。最高荣誉“圣马可金狮奖”在1949年被确立下来。同时,像《王子复仇记》《罗密欧和朱丽叶》这样的文学名著改编成的电影屡次受到了金狮奖的青睐,这也彰显了威尼斯电影节对电影艺术性的追求。六十年代的威尼斯电影节是属于欧洲艺术电影的,在这个阶段,几乎每一部荣膺金狮奖青睐的影片都带有浓郁的艺术气息和厚重的文人色彩。从阿伦雷乃“左岸电影”的扛鼎之作《去年在马里昂巴德》,到艺术大师塔可夫斯基横空出世的处女作《伊万的童年》;从惊世骇俗宣告安东尼奥尼到来的《红色沙漠》,到残酷揭露资产阶级虚伪、无情面纱的布努埃尔的《白日美人》;威尼斯准确而又毫不吝啬地奉献出一座座金狮,成就了电影艺术大师和伟大作品的同时,也向全世界宣告着对电影艺术的严肃态度和不懈追求。

(图:左上-《去年在马里昂巴德》,右上-《伊万的童年》,左下-《红色沙漠》,右下-《白日美人》)

在度过了七十年代这段漫长的停顿漩涡的煎熬时期,金狮奖终于在八十年代以崭新的面貌迎来了凤凰涅槃。在这一阶段,女性为主角的电影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受到金狮奖的青睐。戈达尔的《芳名卡门》、瓦尔达的《流浪女》以及侯麦的《绿光》等都是个中代表。而对于中国电影来说,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成就就是1989年候孝贤的《悲情城市》首夺圣马可金狮奖,自此为华语电影在威尼斯电影节撑起了一片独立的天空。这部以“二·二八”事件为背景、讲述台湾当代史的史诗电影,驻足、徘徊在历史和现实之间,将人物之间的情感和历史无法消解的伤痛郁积在整个影像里。片中的每个人物都闪耀着各自的尊严与生命力,这是一种在压抑和悲怆下自然流露的光芒,即使有些悲哀、有些怅惘,但生命的质感依旧清晰可见,从而“准确地拍出中国人的前世今生”(贾樟柯语)。

(图:左上-《芳名卡门》,右上-《流浪女》,左下-《绿光》,右下-《悲情城市》)

进入九十年代以来,威尼斯开始把目光更多的投向整个世界,来自欧、美、亚的影片都在金狮奖的争夺上取得了佳绩。这其中,华语电影独领风骚,赢来了在威尼斯最风光无限的时刻:来自大陆的张艺谋凭借《秋菊打官司》、《一个都不能少》和来自台湾的蔡明亮凭借《爱情万岁》三夺金狮奖,着实在世界影坛刮起了一股不小的中国旋风。而迥然不同的张艺谋的现实主义手法和蔡明亮的诗化风格,也标志着华语电影在深度和广度上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进入新世纪,华语片延续了在威尼斯上的良好成绩。《三峡好人》和《色·戒》的连续获奖,再次让华语电影为世界瞩目。

时至今日,经过八十多年的漫长实践,威尼斯电影节已经形成了自己固有的传统:彰显创新与追求纯粹的艺术性。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面对着独领风骚、完美结合艺术性与商业性的戛纳电影节,和聚焦影片的政治倾向性的柏林电影节,以及在时间上与威尼斯接近、但凭着其地缘优势和对奥斯卡的影响力,而逐渐星光闪耀、好片不断的多伦多电影节,新世纪以来的威尼斯慢慢地迷失自己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无法吸引大师与明星、得奖影片又缺乏艺术高度和话题争议性,这让始终抱定“电影为严肃艺术服务”的宗旨的威尼斯显得日渐式微,力不从心。

今天,第70届威尼斯电影节正式开幕,组委会也在70岁生日之际、就奖项与单元设置、评审团均做出重大变革,以此吸引艺术大师和更好地挖掘新人。而2007年以来就迅速衰落、近年鲜有斩获的华语电影依然未获认可,只有一部影片入围主竞赛单元。即便如此,对于威尼斯电影节和华语电影我们还是需要宽容和耐心。而宫崎骏爷爷广受好评的新作《起风了》以及担任评委的姜文使得本届威尼斯依然有着些许看点。蒋心为/编·小镇上的天堂电影院

文章评论 (0)

  • 暂无评论。
留下您的评论

还没有登录?请先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