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宙百科

“裁缝神话”步鑫生

“改革开放本来就没有路,是一块块铺路石铺出来的,而我步鑫生,也只是其中的一块铺路石罢了。”——步鑫生

来自2013/11/30/-12/01/ 小宇宙百科13334-13335

kimifrank/编 邢小叶/配图

【改革开放的那些人和事】1981年至1982年,为了将过热的经济拉回正常轨道,中央和国企对民营经济进行了一系列打压,经济迅速陷入停滞。这时的中央急需一个“典型”来提振士气。

1983年,新华社浙江分社记者童宝根采访了浙江海盐县武原镇的海盐县衬衫总厂厂长步鑫生。1979年起,他就推行工资改革,从级别工资制度改为计件制,规定“实超实奖,实欠实赔,上不封顶,下不保底”,也就是做多少工拿多少钱,做坏了衬衫要赔两件。执行这些规定后,甚至还开除了两人。在那个铁饭碗、铁工资的年代,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步鑫生的做法引起了厂里一些老资格工人的不满。但是正因为步鑫生推行改革,使劳动生产率有了很大提高,衬衫在一些城市很受欢迎。童宝根采访完布厂长后觉得这个人很有趣,于是写了一篇《一个有独创精神的厂长 步鑫生》的稿子,发在新华社的内参上。

谁也没有想到,11月6日,胡耀邦挑出这篇报道,写下了一段批示:“海盐衬衫总厂厂长步鑫生解放思想,大胆改革,努力创新的精神值得提倡。对于那些对工作松松垮垮,长期安于当外行,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企业领导干部来讲,步鑫生的经验应当是一剂治病的良药,使他们从中受到教益。”十日后,新华社将童宝根的这篇稿子向全国报纸发了通稿,胡耀邦的批示以“编者按”的形式同时发出。

这篇报道并没有让步鑫生一夜之间成为全国典型。相反12月的《浙江工人报》上刊载了一篇针锋相对的报道,指责步鑫生独断专行,并且被发行量上百万的著名报纸《报刊文摘》转载。就这样,步鑫生成为了一位充满争议的厂长。胡耀邦再次批示,要求浙江省委进行调查。1984年初浙江省委联合调查组的调查结果是:虽然步鑫生是一个有缺点的改革家,但是改革没有错。胡耀邦在调查报告上批示,认为要抓住这个活榜样,推动经济建设和整党工作。1984年2月,新华社播发了浙江省委支持步鑫生改革的报道,并配发了“中共中央整党工作指导委员会办公室”的上千字长篇按语。全国出现了一股“步鑫生热”,中央各机关、各省市纷纷邀请步鑫生前往讲座。他被全国政协选为“特邀委员”,他用过的裁布剪刀被收入中国历史博物馆。这一事件后来被称为“步鑫生神话”。一时间步鑫生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人物,想要见上他一面难上加难。

就这样,步鑫生戏剧性地成为了全国典型。步鑫生后来也说,即使不是他,也会有李鑫生、王鑫生。但是当时民营经济极为弱势,大型国企表现中规中矩。反而是像海盐县衬衫总厂这样与日用消费品市场紧密结合的小国企受调控影响较小,且敢于改革,颇有亮点。步鑫生被选为典型也就不足为奇了。1984年席卷全国的“步鑫生热”产生了两个重要后果。第一个重要后果是,步鑫生的改革给无数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家上了一堂最生动的启蒙课。步鑫生在新闻记者的帮助下将自己的改革方案和理念编成顺口溜,同时还创造性地编制了“厂旗”、“厂歌”,成为了中国企业建立企业文化的第一次试验。很多在那个时期创业的企业家都回忆说,步鑫生的这些话语和做法让他们第一次接受了市场文化和商业文化的洗礼。当时全国有无数的考察团涌入海盐县城,这其中就包括后来同样影响了中国改革的企业家鲁冠球和冯根生。可以说,一个步鑫生催生了一批改革的中坚力量。

第二个重要后果要从“步鑫生热”散去后说起。在步鑫生名满全国后,县领导和专家拍板成立“步鑫生服装生产托拉斯”(托拉斯是指从生产到销售全面垄断的组织形式)。步厂长裁缝出生,当然对“托拉斯”一无所知,但是领导的要求大于天。在“专家”的帮助下,步鑫生提出新上一个西装厂和印染厂,使面料、衬衫、西装、领带实现一条龙生产,并且一上马就是30万套的规模。没有人敢提出质疑,因为当时对改革典型的质疑就是质疑改革本身。同样没有人提出的是,衬衫厂的流动资金不过100万,而新设厂的投资要达到500万以上,贷款的利息和投资周期显然会拖垮整个厂子。步鑫生自己心里虽然有疑惑,但他认为,国家把自己树立成典型,肯定是不会让自己倒掉的。这样的思想让步厂长一步步坠入深渊。他本就缺乏决断力和沟通能力,加上上马的许多大项目,最终让衬衫厂濒临破产。1988年1月,步鑫生被免去厂长职务。这自然又成为轰动性的新闻。

当年把步鑫生推向全国的新华社记者童宝根又发表了《步鑫生沉浮录》,对其进行多方解析。有意思的是,一贯与新华社保持一致的《人民日报》这一次唱起了反调,对步鑫生的免职和相关报道提出责难。这一事件演变成了人们对树立“改革典型”的反思。人们很快意识到,树立典型这一政治化的做法显然不能适应市场化的要求,它不仅给“典型”自身带来困扰,也让树立典型的当政者非常尴尬。自此,宣传部门对企业家典型的宣传显得小心谨慎起来。走下神坛的步鑫生后半生漂泊不定,直到2002年定居上海。2008年,改革开放30周年纪念时,有记者又采访到了步鑫生,他说:“改革开放本来就没有路,是一块块铺路石铺出来的,而我步鑫生,也只是其中的一块铺路石罢了。”kimifrank/编·你是留在年华里不老的背影

编者 kimifrank

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

文章评论 (0)

  • 暂无评论。
留下您的评论

还没有登录?请先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