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宙百科

真理标准大讨论和“潘晓讨论”

改革开放不仅仅是经济上的一次革命,更是思想上的一次大解放。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和“潘晓讨论”,在思想的碰撞中为改革开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给我们带来的遗产足够受用多年。

来自2013/12/02/-12/03/ 小宇宙百科13336-13337

kimifrank/编 金睿猴/配图

【改革开放的那些人和事】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不仅仅是经济上的一次革命,更是思想上的一次大解放。在此之前,“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主导了从1949年起的30年。

1977年初,《人民日报》刊载社论《学好文件抓住纲》,表述了华国锋的“两个凡是”思想,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必须拥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要始终不渝地遵循。”但是这一论断遭到了邓小平、陈云等人的坚决反对。1977年10月,南京大学哲学系教师胡福明给《光明日报》寄来稿件《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报社对文章作了多次修改,在总编辑杨西光和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的吴江、孙长江等人的共同努力下,文章经过胡耀邦的亲自审定,最终定名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于1978年5月11日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在《光明日报》上公开发表。

(图:胡福明)

这篇文章矛头直指“两个凡是”,引起极大的社会反响,在全社会范围内掀起了真理标准的大讨论,高层领导邓小平、华国锋、胡耀邦、罗瑞卿等卷入其中。到当年11月,支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派大获全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点名批评了“两个凡是”的错误。这一场大讨论为稍后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好了充分的思想理论准备。邓小平著名的“黑猫白猫”论亦脱胎于此。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是一场自上而下发起的运动,第一次真正解放了思想,但这毕竟还属于离生活较远的哲学范畴。

(图:1980年5月号《中国青年》)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西方现代思想流入中国,在一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问题上,人们开始思考更多。1980年5月的《中国青年》杂志上刊登了一篇署名为“潘晓”的来信《人生的路呵,怎么越走越窄……》,信中这样写道:“我今年二十三岁,应该说才刚刚走向生活,可人生的一切奥秘和吸引力对我已不复存在,我似乎已走到了它的尽头。反顾我走过来的路,是一段由紫到红到灰白的历程;一段由希望到失望、绝望的历程;一段思想的长河起于无私的源头而最终以自我为归宿的历程……我体会到这样一个道理:任何人,不管是生存还是创造,都是主观为自我,客观为别人,就像太阳发光,首先是自己生存运动的必然现象,照耀万物,不过是它派生的一种客观意义而已……”“主观为自我,客观为别人”,这样的话在当时无异于一声惊雷。信中以悲观的笔调叙述了“我”在工作、爱情和生活中的种种不幸,提出了种种困惑。现在看来,将这样的困惑说出来写出来只是稀松平常,但在当时显得格外离经叛道。这封信完全颠覆了当时人们的人生观。

(图:“潘晓”——黄晓菊)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报社收到两万多件读者对这篇文章的讨论来信,在描述他们最初感受时,大多用了“触电”“有一颗炸弹在心里爆炸”“浑身颤栗”“激动得流泪”“恐惧”等等词汇。《中国青年》上连续刊载读者来信,一场关于人生观的大讨论就这样轰轰烈烈展开了。“潘晓”实际上是两位作者黄晓菊和潘祎名字中各取一字组合而成的,但“潘晓”更是一个符号,代表了所有在改革的迷雾中艰难前行、不断思考的中国人。

事实证明,人类历史上每一次大的社会进步前夕,几乎都会有一场人生观的大讨论,欧洲文艺复兴时是这样,俄国革命前也是这样,我国五四时期同样是这样。这一次“潘晓讨论”爆发于改革开放的初期,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1981年6月的《中国青年》上,刊载了对“潘晓讨论”的总结文章《献给人生意义的思考者》,分为“重新探索人生意义是历史的需要”“正确认识‘人的价值’”“科学地看待‘公’与‘私’”“在振兴祖国的奋斗中开拓人生之路”四篇,全文近两万字。“潘晓讨论”正式结束。

此后,有人认为这次讨论是“精神污染”,需要清理,被胡耀邦压了下来,没有造成恶劣影响。为此,《中国青年》不得不“提高认识”,违心地向上级写了检查,检查中特别提出,“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这一提法成为了部分人的口头禅,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更加可惜的是,杂志社收到的六万多封读者来信全部被销毁,未来的人们再也找不到可以研究的史料了。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和“潘晓讨论”,在思想的碰撞中为改革开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未来或许再也不会有如此壮观的全国大讨论了,但是这两场讨论给我们带来的遗产足够我们受用多年。kimifrank/编·最好的时光

编者 kimifrank

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

文章评论 (0)

  • 暂无评论。
留下您的评论

还没有登录?请先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