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宙百科

唐万新和他的“德隆系”

唐万新为了企业飞速成长付出了代价,他所代表的一批企业家注重利益、不计后果,勇于拼搏而不留后路。唐万新自我评价中,最多的话语就是“扩张过速”“没有抵御太多的诱惑”“战略理想化”。正如经济学家评论德隆事件时所说,德隆倒下,是德隆的悲哀,也是渴求极速发展的中国民营企业的集体悲哀。

(图:德隆大佬唐万新)

来自2013/12/10/-12/13/ 小宇宙百科13344-13347

Kimifrank/编 清凌/配图

​【改革开放的那些人和事】自90年代初沪深两大证券交易所成立后,中国的金融业发展一日千里。但是法律制度的不健全、体制改革的黑幕让初期的股市成为了庄家的舞台,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内幕交易。股市让许多人一夜之间血本无归,但也让许多人一夜暴富。今天我们的主角就是曾经在资本市场上翻云覆雨的大佬唐万新。

唐万新,生在新疆的重庆人,1964年出生,排行第四。早年他致力于创办实业,办过锁厂、饲料厂,承包过宾馆,代理过人造毛,甚至还开过学生课外读物服务部、出国留学咨询中心、广告代理公司等。为了这些事情,他欠下100多万元的债务。1991年,他代理打印机业务终于赚了150万元,拿到钱的第一件事就是一一上门把债还清,并支付了利息。

1992年,唐万新通过雇人认购深圳交易所原始股,三天时间就狠赚了一笔。这件事情让唐万新觉得“来钱最快”还是股市。他和大哥唐万里在新疆注册了新疆德隆实业公司,专门从事股票运作。他们在新疆、陕西等西北省份大量低价收购国有企业的原始股和内部职工股,要么倒卖给新疆的金融机构,要么等上市之后套现。有一次仅几个月的时间,他们通过倒手股票净赚3000万元。同时,唐万新也涉足国债回购业务,并以此融资3亿元,为德隆金融帝国的建立完成了原始积累。

(图:唐万里唐万新兄弟)

1996年,唐万新将德隆总部迁至北京。这时候的他脑中已对德隆的未来有了清晰的规划。他提出“创造传统行业的新价值”作为德隆的核心理念,认为我国许多传统产业都存在迅猛扩张的机遇,但是由于历史原因,绝大多数企业规模偏小、投资分散、缺乏竞争力,而通过资本并购的方式将之进行优化整合、盘活存量,将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希望所在。依照这个规划,德隆通过资本运作收购或控股了后来被称作德隆系“三驾马车”的三个公司“新疆屯河”“合金股份”“湘火炬”,并对其进行了完全的改造:“新疆屯河”原本是水泥厂,德隆通过它收购和新建了9家番茄酱加工厂,将其改造成当时全球第二大番茄酱生产商,浓缩番茄酱出口量占全球贸易额的17%,解决了新疆10万农户的就业问题;“合金股份”原本是沈阳一家镍合金专业制造企业,德隆入主后收购了多家电动工具制造企业,使之成为全国最大的电动工具制造企业和出口商,在国际贸易中的谈判能力和出口效益都有明显提高;“湘火炬”原本生产火花塞单一品种,德隆为它提出了“大汽配”战略,通过收购美国最大的刹车系统进口商MAT公司及其他相关企业,湘火炬成为了中国齿轮、火花塞、军用越野车3个行业最大规模的企业,同时还是空调压缩机第二大生产厂家、汽车刹车系统最大出口商。“三驾马车”的整合史一直为人乐道,有经济学家评论“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还很少有人能做到他们这样的高度”。除此之外,德隆还设立或创建了许多证券公司、信托公司等,号称“产融整合”(产业和融资的整合),为融资提供便利。德隆旗下的公司被统称为“德隆系”。

三驾马车的奔驰为德隆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在整合期间,唐万新通过不断在资本市场发布并购公告来抬高股价。但是唐万新显然是一个“愚蠢”的庄家。别的庄家都是通过内幕消息来实现买低卖高,赚一笔就走人,但是唐万新不一样,虽然他也以内幕消息来做到买低卖高,但他坚持持股,自称“集中长期持有的控制性庄家”,他要做到“以资本运作为纽带,以产融整合为核心”,他要把德隆做成全球500强。

实际上他差一点就做到了。唐万新控制资产一度超过1200亿元。1998年,德隆出资1000万美元购进明斯克号航空母舰,停泊在深圳沙头角,建成了世界上第一个以航母为主体的主题公园,德隆也以“民营企业的航母”自居,被外界形容为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但是要长期维持德隆系的高股价,要完成产融整合的伟业,唐万新最缺的就是“钱”。根据计算,德隆每年用于维持高股价的费用为10亿元,融资支付的利息需30亿元。也就是说,最起码需要40亿元才能维持德隆系的运作。

为了获得如此巨额的资金,唐万新最常用的手法就是“委托理财”。德隆以较高的利息,通过德隆系的金融机构向民间融资,性质类同私募基金。但是,德隆与出资人会签订两份协议,一份是给监管部门看的,另一份则是“补充协议”,会写明德隆提供的保底收益,一般为3%-12%,德隆资金最紧张的时候,这个数字甚至达到22%。曾经名噪一时的浙江纳爱斯集团就将6亿元委托德隆系的证券公司理财,结果深受拖累。

德隆的这些做法其实已经属于“地下私募”,是监管部门明令禁止的,但在2000年前后,这几乎是一个公开的秘密。2000年,震惊全国的吕梁“中科系”事件爆发,德隆系受到波及,其委托理财受到挤兑,逼迫德隆系内部做大规模的资金调度,后来形成了每天下午3点准时召开的“头寸会”制度,专门商议资金调度问题,风雨无阻。此时的德隆系已经风雨飘摇,做着最后的挣扎。

2004年初,郎咸平在《新财经》杂志上发表调研文章《德隆系——“类家族企业”中国模式》,对德隆系做了深入剖析,认为德隆系通过制造并购重组等利好消息,采用送股等不涉及现金的分配方式,推动股价上涨,庄家则在二级市场获取巨额收益。文章刊出后,中国股市风云变幻,连续出现三轮大跌,上证综指从2245点狂泻至1300点,开启了4年的熊市。德隆系被贴上了“黑心庄家”“金融大鳄”的标签,受到监管部门的调查。该年4月,德隆系的“三驾马车”全线下挫,数周之内就将过去5年创造的价值全部抹去,流通市值从最高峰的206.8亿跌到50.06亿。委托德隆理财的多家企业上门逼债。江苏亚星客车董事长李学勤绝食讨钱,他说:“如果收不回钱,唯有一死以谢亚星六千名职工。”与唐万新会面时,时年56岁的李学勤嚎啕大哭,不停地用头猛撞会议桌,情形十分凄惨。唐万新说:“李学勤给我的刺激太大了。这次事情过去后,德隆再也不做金融了。”奇怪的是,据传监管部门中国证监会已经形成了对德隆系150万字的审计报告,但迟迟没有对德隆系“下手”,也间接导致了德隆系的浑水越来越深。

重压之下,5月29日,唐万新出走缅甸。此案终于惊动中央,北京成立了人民银行、公安部牵头的专案小组。初步核算,德隆系的银行贷款合计160亿元,案情涉及超过500家企业、32万相关员工、10多万个人投资者,除了唐万新本人,已没有第二个人能把它完全梳理清楚。7月18日,唐万新回国,当即被监视居住。唐万新的回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但是回想文章开头他年轻时清还债务的一幕,可见唐万新敢于担当、重视义气的枭雄性格。被监视居住期间,他终日伏案写作,拿出一个厚达30多厘米的《市场化解决德隆问题的整体方案》。他始终认为,德隆在产业整合上的思路和成效是不容置疑的,错就错在负债率过高造成了财务上的危机,因此只要注入资金,将部分坏账剥离,一切就可以恢复正常。但是这个方案掩盖了德隆案违规操作、内幕交易的实质。不久之后,政府决定将德隆所有债权债务事宜全权托管给专门处理不良资产的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几经波折,最终德隆被拆开零卖,唐万新精心实施的产融整合灰飞烟灭,他本人也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而委托德隆理财的企业损失惨重。但为维护社会稳定,政府决定对个人投资者予以保护,以债权金额10万元为界,高于此数者9折收购,低于此数者全额收购,所需费用由各地政府财政承担,仅新疆就付出了13.8亿元。

唐万新为了企业飞速成长付出了代价,他所代表的一批企业家注重利益、不计后果,勇于拼搏而不留后路。唐万新自我评价中,最多的话语就是“扩张过速”“没有抵御太多的诱惑”“战略理想化”。正如经济学家评论德隆事件时所说,德隆倒下,是德隆的悲哀,也是渴求极速发展的中国民营企业的集体悲哀。Kimifrank/编·你是留在年华里不老的背影

编者 kimifrank

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

文章评论 (1)

  • 金睿猴 2013-12-13 17:27:34
    这篇好长~~~
留下您的评论

还没有登录?请先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