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宙百科

大邱庄和禹作敏

禹作敏凭借一己之力将大邱庄由一个远近闻名的穷村改造成为盛极一时的中国“首富村”,在当时的影响力与“天下第一村”华西村不相上下。

来自2014/01/04/-01/05/ 小宇宙百科14004-14005

kimifrank/编 邢小叶/配图

【改革开放的那些人和事】2013年3月18日,原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去世,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向这位农村改革的旗帜性人物敬献花圈。随着光阴的流逝,现在的青年人可能都不会知道,曾经有这样一个人,处于同吴仁宝几乎一样的地位。这个人就是天津大邱庄原党支部书记禹作敏。禹作敏,1930年出生在一个世代农耕的家庭里。1974年起担任大邱庄大队党支部书记。1978年改革开发的大幕正式拉开,禹作敏敏锐地觉察到,再像过去一样务农,农村将没有出路。于是他带领大邱庄建立起一批工业企业,到1987年,大邱庄已建立起以冷轧带钢厂、高频制管厂、印刷厂、电器厂为中心,连带多个分厂的工业体系。1992年,这四个核心工厂改为尧舜、万全、津美、津海四大集团公司并投资10亿元建立大邱庄百亿元工业区,年生产能力达100亿元。截止1992年底,大邱庄共有工业企业超过200家,从业人员过万,固定资产总值15亿元,利润4亿余元,是1981年的300倍。禹作敏将大邱庄由一个远近闻名的穷村改造成为盛极一时的中国“首富村”,在当时的影响力与“天下第一村”华西村不相上下。

禹作敏本人因在大邱庄改革过程中的领导作用,连年被评为天津市优秀党员,并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1989年出席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当年获评全国劳动模范。1992年被著名的政治刊物《半月谈》评为全国乡镇优秀企业家。但是禹作敏毕竟是农民出身,大邱庄的成功冲昏了禹作敏的头脑。他在大邱庄说一不二,俨然一个土皇帝。他私设“公堂”,不仅录像、录音设备齐全,还有电警棍、皮鞭等,对在“审讯”、殴打、拘禁无辜人员中“有功”的人员,他给予现金重奖,对反对他的人则严刑拷打,逼迫他们“交代问题”。如此一来,大邱庄变成了禹作敏一个人的天下。1990年4月,村民刘玉田因琐事被禹作敏的堂弟等人活活打死。禹作敏千方百计企图使他的堂弟逃脱处罚,但仍被判刑。禹作敏认为司法机关“不给他面子”,组织群众投书抗议司法机关,非法管制刘玉田的女儿。1992年11月,前来大邱庄作社会调查的北京一所干部学校的学员,同样因琐事被非法拘禁,多人遭到殴打。人们都说,大邱庄没有法律,只有禹作敏的“指示”。禹作敏就是“庄主”,他的儿子就是“少庄主”,而他说的话就是“圣旨”。

1992年12月13日,万全集团公司经理刘云章在对职工危福合的“审讯”过程中,将其殴打致死。在禹作敏的指示下,刘云章向警方谎称危福合是被“突然闯入的”20多个不认识的人暴打致死。谎言被识破后,禹作敏安排刘云章等四名凶手外逃,并扣押了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县公安局负责调查的多位干警,扣押时间长达13小时,直到天津市市长出面干预才放人。1993年2月,天津市公安局再次实施抓捕时,禹作敏鼓动群众进入“战时状态”,工厂停工、学校停课,一些人手持器械聚集街头。执法人员乘车进入大邱庄时,禹作敏组织数千群众“夹道欢迎”,实际上是阻碍执法人员执行公务。他还以大邱庄党委的名义散发材料,歪曲事实,称执法人员“是冲着改革事业的”,要“向全国人民讨一个公道”。1993年4月15日,禹作敏被依法逮捕,罪名是窝藏、妨害公务、行贿、非法拘禁、非法管制等。8月27日,判决禹作敏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1997年起保外就医,1999年10月2日深夜大剂量吞食安眠药,于次日凌晨1时死于天津天和医院。其时正值建国50周年大庆,尽管有不少人自发前来凭吊,但是仍显孤寂清冷,令人唏嘘。

禹作敏自己曾反省说:“大邱庄发展起来了,我的脑袋膨胀了,忘掉了法律,忘掉了精神文明。”这些话,对今天的某些人仍有积极的警示作用。写到这里,“改革开放”系列也将告一段落。最早萌生写作这个系列的想法,是在阅读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的时候。读着那一段跌宕起伏又有时让人啼笑皆非的历史,总有一些莫名的情愫让人感动。我希望通过这一个系列让大家认识到,改革开放的成功是由一个个个体的突破和失败累积起来的。中国需要成功,也需要失败。同时,我要感谢吴晓波先生,是他的书给了我灵感,部分稿件中部分文字也来自他的《激荡三十年》和《大败局》系列。部分文字也参考了百度百科,在此一并致谢。kimifrank/编·你是留在年华里不老的背影

编者 kimifrank

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

文章评论 (0)

  • 暂无评论。
留下您的评论

还没有登录?请先 登录